| 加入桌面 |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市場分析 » 正文

蔬菜“進城”論:與鄉下價格咋差那么多?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4-09-04  瀏覽次數:1024
核心提示:  常常聽說蔬菜在農村幾分幾毛一斤,到了城市里就幾塊了。兩地之差,排除經銷商的利潤、物流和倉儲成本,還涉及哪些因素?跟蹤的結果是:菜從地頭到城市最后一道環節攤販手上,一般要經過8個環節。前面的7個環節,

  常常聽說蔬菜在農村幾分幾毛一斤,到了城市里就幾塊了。兩地之差,排除經銷商的利潤、物流和倉儲成本,還涉及哪些因素?跟蹤的結果是:菜從地頭到城市最后一道環節攤販手上,一般要經過8個環節。前面的7個環節,每斤菜加價多在幾分錢,涉及200公里運距的運輸,加價也就0.1元。 

  常常聽說蔬菜在農村幾分幾毛一斤,到了城市里就幾塊了。兩地之差,排除經銷商的利潤、物流和倉儲成本,還涉及哪些因素?如果事情起因于暴利,那么為什么沒有組織將產地的農產直接運到城里販賣,并消除兩者之差?

  就此問題農業專家周曉農給予了解答:

  可以說,這是一個當今最讓人困惑,大家議論紛紛,媒體也愛報道,而又總不得要領的問題。各種說法,孤立起來看,都有道理,但相互一印證一深究,就不太對了。因此各地采取的措施,也難完全對癥。

  為有利于看清這個問題,現在我只說蔬菜供給營銷的常態,至于自然災害或信息不靈出現的問題,屬特例,就不說了,水果的問題有一定相似性,這里也不說了。

  在我所在的這個省,我跟蹤的結果是:菜從地頭到城市最后一道環節攤販手上,一般要經過8個環節。前面的7個環節,每斤菜加價多在幾分錢,涉及 200公里運距的運輸,加價也就0.1元。假定一斤菜從城市批發市場出來是1元錢,到了攤販手上,通常會加價一倍左右。假定你從菜攤手上,花2元買了一斤 菜,其中有40%到60%,屬菜攤加價。至于什么衛生費、攤位費、損耗等,在加價中占的比例很小,在加價中通常不會超過10%,即如加價1元,所含不會超 過0.1元。下面,我簡要說一下環節

  農民地頭菜價,如每斤0.3元,一季產量萬斤,銷售收入3000元。一畝地一年可種三季菜,或菜稻菜,夾一季糧。種菜比種糧辛苦,投入也大,但收入也好,按一季扣除1000元的成本算,一畝地一年凈收入5000元,屬一般水平。

  菜集中到縣營銷大戶手上,有地頭菜商收購,人工分揀、清理裝箱上車等幾道環節,營銷大戶出手時,每斤如加價0.20元,其中0.17元,支付給 了地頭商、分棟清理人員和裝車人員,自己年平均下來,每斤能掙3分錢就不錯了。現按日經銷量20噸計,每天收入有1200元。由于菜有收季,在一個蔬菜基 地縣,一年能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收菜就不錯了。按有100余天收菜算,年凈收入有10多萬元。

  200公里長途運銷戶,上高速路,每車裝20噸,每斤加價0.10元出手,每車毛收入4000元。扣除油耗、車輛投資回收(綠色通道,免費過收 費站)等,凈收入有2000元算不錯的,但這是單程跑下來最理想的狀況,全年收入理論上算賬看起來是72萬元,實際上遠遠達不到。許多車裝不了20噸,單 面放空還不在其內。運往批發市場,經常的情況是,批發市場有了大量的同類菜,競相殺價,或者根本不要,虧損甚至倒掉亂倒被罰款的事也有。因被殺價補虧、菜 沒人要爛掉,而且不可能天天有菜運,天天運,人也受不了,一個租車的運銷戶,年收入幾萬到10多萬元不等。

  城市大蔬菜批發市場,是第一道批發。這一道環節,如果有資金,租用的場地好,吞吐量大,比如達到四五十噸,每斤只需加價幾分錢,一年掙個十多萬元甚至幾十萬元,都有可能。

  城市第二次批發。小批發商從大批發市場購進菜,通常在凌晨4時至6時間,總之是天亮之前(和城市管理有關),在城市多點分散集中,附近農貿市場的攤販,或開或騎三輪或拉板車,到這里批購,這道環節的加價,通常每斤也只有幾分錢。

  到了菜攤手上的出手價,加價便是幾角甚至1元以上。請不要罵菜攤主,這里面有不得不如此的道理。在他們之前,是大批量,每斤掙得極少,批量起來 收益就大了。而菜攤日能售菜200斤就不錯了,每斤就算加價1元,是200元,扣除攤位費、損耗等,月凈收入,也就四五千元,有時還不到。我是和他們中的 一些人反復算過這個賬的。他們中不少是下崗工人或在其他方面就業有困難人員,這個錢,往往要用于養活他們一家人,而且往往要一家人為此操勞,丈夫不論嚴寒 酷暑,每天凌晨四時出去批購,然后妻子守攤。唯一可以說道一下的是,他們的工作時間,很不飽滿。上午10時后,過了消費者的購菜高峰,攤主們就是在那里閑 聊,有興趣的知友,可以上午10時后或下午進菜場看看,購菜的很少。

  上述流程算賬情況,只是一個八九不離十的概述。

  是的,菜價高,是流通環節的原因,可是有誰認真去分析過流通環節中的問題。請問,這種完全在市場發育中形成的環節,究竟有哪一個是可以精減的。 是的,道道環節在加價,但最大是最后一道環節。菜攤們,要守住這個加價水平,是要守住他們的飯碗。如果某一個時點,菜多了,他們不會多批購,銷售常量每天 200斤,多批購出不了手,時鮮菜,很快就會爛掉,是自己的損失。進價賤點,也不會輕易降價,可以從進銷價差中多掙點,進價貴了,適當加點價。這甚至成了 行規,誰也不愿也不敢主動降價,這意味著是大家同時也是自己的損失。這就是為什么城市菜價總在一個高點浮動的根本原因。

  豬肉的銷售,也有相似道理。我所在的省,今年已發生過幾次商家搞連鎖肉店低價銷售豬肉,遭到肉攤為保飯碗群起攻之,地方政府被迫出面協調解決的事。

  不少地方采取了覆蓋面很小的直銷,試圖解決一下,無濟于事。倒是有少數超市,做出了榜樣。他們辟出一小塊區域銷菜,每天銷量數千乃至上萬斤,一個人過秤,一個人管理,菜價確實便宜了不少,說是要配合政府降低菜價的工作,配合當然是配合了,但因量大,首先是掙了錢了。

  所以城市菜價高,我認為主要是一個菜攤菜價終端價格控制現象。而這種控制得以形成,主要體現為一種城市病,是管出來的,同時也是城市化進程過快中發生的。還有就是通貨膨脹,菜攤主們養活自己的成本,在不斷增加,只好加價了。

  農貿市場,不少城市現在大體是按0.5公里至1公里的服務半徑設置。一個上百萬人口的城市,估計菜攤就有數千上萬之眾。他們以個體的一兩百斤的 銷售量,守著養活自己的底線,你就不得不付出高菜價了。這也是有硬道理的,這個道理就是:當著攤販掙錢多一點時,就必然會有攤販增加,當著攤販掙錢少時, 就必然會有人退出。所以城市中現有的菜攤量,基本上是一個在既定條件下,市場綜合作用的結果。

  其所以還說是管出來的,我們不妨設想一下,當著某一個時點,農村菜多菜賤銷不出時,讓農民直接進城銷,農貿市場的高菜價頃刻就瓦解了,或者讓運銷戶在農村配菜,直接拉到農貿市場門口銷,高菜價也會頃刻瓦解。當然,城市管理也亂了,這是不可取的。既然如此,哪怕農村的菜多時賤到幾分錢一斤,甚至白送,也沒人要,就可以理解了。

  今年7月2日,媒體報道了一“官二代”賣菜的故事。此人乃一大學畢業生,放著上萬月薪不干,卻租了一塊40平米的場地,干起了銷菜的營生。一天 銷菜1000斤至3000斤不等,他的銷價總比人家低(他是怎么被其他菜攤容忍的,媒體沒說)。我算了一下,即使每斤只凈掙0.5元,年凈收益也在18萬至54萬之間,他那雙慧眼,是看清了其間的奧妙的。

  據媒體報道,有專家說,在國外,一個城市菜的總銷量,有80%是通過超市出去的。看來,在發育得比較好的國外城市,這個問題也是解決了的。

 
 
[ 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
 
1.79雪灵篮彩大极品